主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难忘心中那抹橄榄绿

2021-08-28 11:17:06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8

作者:焦莹慧

 

那年我12岁,随着父母离开了伴我度过童年的军营大院。

数日劳顿奔波回到耀县(今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这个在我眼里十分陌生而被父母时常挂在嘴边称之为老家的地方。一列看上去十分亲切的橄榄绿色列车把我们卸在车站后疾驰而去,从此我便是耀县的孩子了。

来接我们的是从未谋面过的大舅,带着除了鼻孔是肉色浑身上下都是黑灰的三舅。我很奇怪,怎么还有这么不讲卫生的人呢?细一听,才知道三舅是这火车站煤厂子里的装卸工,这幅模样就不足为怪了。

走出车站,只听大舅给爸妈说,“我把猪让人给看着哩,你跟娃坐老三的拖拉机先回,我去看看行情,争取卖了过个好年”,大舅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咧嘴笑。

卖猪与过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就不懂了?于是浑浑噩噩的跟着大人们坐上三舅的拖拉机踏上了所谓回家的路。

这一次我更是惊叹不已:这里的路曲里拐弯、坑坑洼洼、忽高忽低、颠簸不平。我开始发愁,这是要去哪里呀……

就这样,在一阵懵懂中我与父母在这个被称之为老家的地方渡过了最热闹却又最艰苦的一个年。年后,爸妈领着哥哥和我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再次坐上三舅的拖拉机一路颠簸来到了一个叫做新耀水泥厂的地方,住进位于半坡位置的一栋三层窑洞,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水泥灰里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对于从小在军营大院里看着橄榄绿长大的我来说,面对突然之间发生的巨变,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默默的看着爸妈第一次生起了煤炉取暖,第一次架起灶火做饭,第一次踩着厚厚的水泥灰去上班……对于这一切他们乐此不疲的应对着,似乎并没有为当初力争要回到老家这个决定而后悔。

接下来便是一成不变的生活,洗衣做饭、上班下班,偶尔也会骑着自行车去十里开外的街道上逛一逛,但每到周末总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行程,回老家。

因为第一次回老家的阴影一直在脑海里盘旋,所以这也成了最令我们兄妹苦恼的一件事情。尽管不情愿但还是在爸妈的软磨硬套下两个孩子跟在两辆二八加重自行车的身后,爬上一个接一个的山坡,再穿过一道道沟壑,望着老远处外婆站在场畔上眺望的身影,爸妈会露出会心的笑容。茶余饭后,爸爸会拉着我的手站在场畔上指着对面的山洼聊起他童年的故事,当年,他为了活下去,为了能吃饱选择入伍当兵。在那个年代,当兵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还能给家族增光添彩。早就订有娃娃亲的妈妈也是因为家里穷所以早早的嫁给当兵的爸爸,爸爸凭借他从小练就的吃苦耐劳精神,从最初一字不识的小战士成长为一名营级军官,妈妈也随军来到部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随后又添了一双儿女,并让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一家人其乐融融,过着安稳的日子。

记忆中身着“橄榄绿”的父亲没有太高深的话语,而是用他的言传身教告诉我们百善孝为先,治家与治国是同样的道理,想要家国和谐稳定,一定要从孝敬长辈做起,与人为善和睦相处,品行忠厚礼让三先,多做善事造福子孙。

脱掉军装换警装,转业后父亲仍旧在监狱系统干着行政管理工作的老本行,依旧一身“橄榄绿”。

军营的那许多年,是父亲重生之地,更是我难忘的童年记忆,即使过去了许久,那抹橄榄绿所带来的温暖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作者焦莹慧是陕西省庄里监狱民警)

癫痫病重点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新的疗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