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看点·春韵】我想要个孩子(小说)

2022-04-26 10:56:09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1

刘集村有个年轻人叫狗剩,常年在外打工。媳妇叫牛素娥,结婚三年没生个一男半女。邻家老太太见了素娥婆婆总是说:你家媳妇是不是光开花不结果?哎!都快把我急死了,你要说多了,两口子一个比一个厉害,急什么急!早晚还能不给你生个?你听这话多呛人!再肥的地没种子也长不出庄稼。快去叫你媳妇找你儿子去吧,别老在家干活!说的是,回去再催催媳妇。婆婆像开窍似的笑了。

狗剩大名叫邢满囤,除了办公事写名儿,人们都习惯的叫他狗剩。他上有一个姐,下有一个妹妹。家里人眼巴巴地盼着他俩口生个孩子,可牛素娥就是没动静。

牛素娥25岁。长得眉目清秀,那身段,那个头没说的,说起话来甜甜的,这几年狗剩也没少做活,肚子就是鼓不起来。素娥也是很着急,怀不上孩子就像犯罪似的,婆婆没好脸,亲爹娘催着生,邻居背后说三道四,搞得牛素娥三天两头给狗剩打电话。狗剩接听老婆的电话既高兴又着急,说,媳妇,我可想你呢,你来了就是没地方住,咱总不能住宾馆吧!等有了房子我给你说!素娥想想,老公说的也是,去了不能住宾馆也不能睡马路吧。每次素娥打电话狗剩总把媳妇说的服服贴贴,无话可讲。

一天婆婆又和素娥说起不生孩子的事,两人吵了起来,你以为你儿子那里是宫殿啊?一个工棚住着几十号人,我去了往哪住?再说了,不生孩子也不一定就是我的事,你咋不去说说你儿子?说完素娥一气跑到屋里拿起电话就给狗剩通了话。狗剩高兴地说,媳妇我正要和你联系,房子解决了,你快来吧!俺领导很是关心民生,听说大家都想老婆,来了又没房子,感到这是个事,几个领导一商量,在工地两里外的山地上用塑板搭建了一间间的单身房。房和房之间专门拣些旧砖砌成墙,虽说不很隔音,但总比没有强,做活小心点就是了。俺领导还说啦,我结婚早没孩子尤先照顾我。你就赶快来吧!这一说,可乐坏了牛素娥。后面要说的话也不说了,连连说,好!好!我这就去找你!

放下电话,素娥赶紧说给婆婆。婆婆高兴地说,快去吧,家里有我和你爹呢,放心走吧!

两天后,牛素娥背着包,坐汽车赶火车,折腾几天终于到了工地。听说狗剩媳妇来了,正逢下班吃饭,工友们一窝蜂似的围了上来。这个讲,咦!狗剩家长的怪漂亮。那个说,狗剩哥,把嫂子借给咱用用吧!滚!狗剩红着脸朝说话的人踢了一脚,年轻人哈哈笑着跑了。

正逢秋天,风凉凉的。素娥穿着一身合体的灰裤花上衣,齐耳的短发,在风中飘荡,一脸的笑意。狗剩报告了领导,拿上房间钥匙,带着素娥就向后山走去。一排排兰色的塑板房出现眼前,狗剩看看房号206,这是第二排6号房。开门进去,晒了一天的房热呼呼的,狗剩开开窗户和门放放气。旧木板铺成的双人床上放着两个草垫子。

狗剩和媳妇急忙铺好床,素娥走到门外找到洗衣池,接了一盆水就洗开了。凉凉的好舒服,抬头向四周望去,这里的山还没家乡高,只是高低起伏的丘岭地。这一排排房都是一样的门,一样的路。晚上要是出来方便,走错门可就麻烦了。只有门上的号不一样,她心里记住206那是自己的房。回到屋里她让狗剩也去洗洗。狗剩说,天也不冷,我去冲个澡。还能洗澡?媳妇好奇的问。当然可以,每排房两头都有一个男女公用的淋浴室,谁洗谁从里面插上门就行了。狗剩说完跑去洗了个痛快。回来身上还没干就想抱媳妇上床,媳妇笑着说,不行,天还没黑,等睡觉了再说吧!媳妇话还没说完,狗剩就急得抱住媳妇使劲亲了两口。素娥拍打了一下狗剩的屁股扭身挣脱开了。

天渐渐黑了,工地的老乡、工友陆续上来看狗剩媳妇。有的是一个村子里的,有的是一个乡里的,相隔十里八里的都不远。隔壁205房住着一个老乡叫朱天亮。媳妇刚来三天,两口子过来看狗剩媳妇。大家见面格外热闹,荤话素话一起上,一阵阵欢声笑语快把房顶掀翻了。天亮媳妇刚三十岁,有一个儿子在家上学没来。人们一见面就说,咦!这俩媳妇长的咋怎像呢!这一说不要紧,本来不好意思看女人的男人们,这回使劲瞪着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啊!还真像,个子一样高,胖瘦一样,还都是齐耳的短发。就连那说话声也是一样,有人问,你俩是双胞胎不是?屁!我们住的相差10里地,那来的双胞胎!过去俺还不认识呢!天亮媳妇说。两个媳妇也互相看看感觉就是像。那就拜个干姊妹吧!有人提议。天亮媳妇大狗剩媳妇两岁是姐。有人起哄说,要认干亲得有个形式,我们大伙为你们作证,你们俩当大伙的面抱抱吧!两女人红了脸。还是天亮媳妇大方,妹妹,来,抱就抱,有啥了不起的!在众人的起哄下,狗剩媳妇红着脸向天亮媳妇怀里走去,两人相拥在一起。哈哈!好!好!掌声响起。有人说,哥俩也要有个动作!狗剩,天亮,咋办,说吧!有人直言逼着两人。狗剩愣愣地看了一眼天亮说,俩娘们认干亲拥抱了,咱哥俩也抱抱吧。好!天亮上去抱起狗剩,直到双脚悬空又落地为止。又一阵掌声,笑声。

这节目还没完,干亲这算认了,咱也得庆祝庆祝不是?两个两口两个家,你们都给俺大伙唱个歌好不好?有人提了建议。好!好!这主意好,又是一阵起哄。狗剩说,我这粗桑子连说话都说不好,那会唱歌啊!你不会让你媳妇唱也行。俺更不会,素娥红着脸说。不会,大伙说行不行?不行!有人领头说,大伙跟着闹。俩口子你看我我看你,红着脸害羞的光笑。你们两家不唱,俺就闹腾一夜不走,你们也别睡。天亮说,各位老兄老弟,再闹腾天就明了,人家狗剩媳妇刚来还没亲热那。一句话提醒了个别人,有人说,这样吧,两家都不会唱,咱也别难为他们啦,换个法,当我们大伙的面两口子互相抱着亲一口。城里人叫什么?吻!让我们亲眼看看你们的吻。就算唱歌了行不行?好!好!一阵掌声,笑声,屋里静得出奇。一群年轻人个个满脸笑容地看着他们。竟出馊主意!俺亲嘴还能让你们看啊?狗剩说完,大伙笑开了。俺们就是看你俩亲,不亲今天俺还不走呢!哈哈!哈哈!亲吧!亲吧!有人鼓着劲,有人推了狗剩一把,狗剩笑了。亲就亲,说完上去搂着素娥照着嘴就是一口。哈哈!我看不行,亲的不响,亲出响声才算数,大伙说是不是?是!是啊!带响的!带响的!又是一片叫声、笑声。狗剩笑了,媳妇笑了。一不做二不休,只见狗剩捧着素娥的脸照嘴上使劲亲了一口,故意咂出响声。哈哈!响啦!响啦!天亮两口如法炮制,亲的媳妇嘴啪啪响才算完。11点了,一群精神满足的老乡们笑着,说着向各自住室走去。

老乡刚走完,狗剩就急的“啪!”一声把门关上了,回身抱着媳妇就上床。牛素娥浑身像酥了一样,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狗剩折腾。累了,两人就相拥着睡了。大约到了后半夜,牛素娥一觉醒来有些尿急,就推推狗剩,我想去茅房。想尿就去尿呗!随后翻个身又呼呼睡去。牛素娥急忙披衣下床,正要走,狗剩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忽然坐起来说,明天给你买个盆,省的跑出来了。记住房号206,可别走错了。看你说的,这么个大活人还能眼睁睁的走到别人屋里?再说啦,别人屋里插着门想进也进不去!说着把门虚掩着,快步向厕所走去。完事,迷迷糊糊踏拉着鞋向回走。走到门口一看是209号走过了,就又向回走,估摸到了,就推门,里面插死了。牛素娥想这肯定不是我的家,于是又向前走了一个门,一推门就进去了,素娥害怕的心放下了。心想,深更半夜谁家还能开着门啊!只有我家!素娥把门插上,上床掀开被子就睡。

谁知刚才有人比牛素娥出来的还早。邻屋的天亮媳妇闹肚子,来不及去厕所,跑到房后的沟里拉开了。完事肚子也舒服了,就急忙回屋,一下走进了206屋,进去插上门就睡,狗剩以为媳妇回来了。一个翻身上去压住了天亮媳妇,风风雨雨就是一阵子。深更半夜了,夜静的出奇。这床声,人声向四周传去。

隔壁刚要入睡的牛素娥,听到这边床咯吱咯吱响和女人的轻叫声,立马精神起来。心里痒痒的,伸手晃着身边的男人,还睡啊?怎么啦?被推醒的天亮问了句。你听这是啥声音?天亮扬起头静听了一会。忽的趴到牛素娥身上说,快!咱也来一阵!……

天亮了,树上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狗剩媳妇也不知是过于兴奋,还是来个生地方不习惯,早早就醒了。睁眼一看,啊!我的天呢!我咋跑这里来了。天亮还在睡,牛素娥不敢怠慢,急忙穿上衣服,捏手捏脚的打开门,轻轻地掩上,向厠所跑去。

这边,天亮媳妇有早起的习惯,天刚亮就醒了,一看身边的男人是狗剩,房子也不对,吓得不敢吭,穿上衣服就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仔细看看,确认没有自己的东西了就轻轻开门出去了。床上的狗剩还在呼呼的睡。

牛素娥在厕所里正着急进不了屋,忽见天亮媳妇进来了。一惊,忙招呼一声,起的早啊!你也早!一会我还要给天亮做早饭。哦!狗剩媳妇不知所措的回应着,心里突突地跳,提上裤子就向外走。天亮媳妇看着她走去的背影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天呢,你可走了!

狗剩媳妇低着头出了厕所,小跑似的向206屋走去。临进门又看了一遍206几个字轻轻推门进去,狗剩还在呼噜着睡,这才放下心来。随后插门脱衣上床搂着狗剩说,还不起,狗剩睁开眼,一看天亮了。又激动的搂起媳妇。床声,人声,在小屋里回荡。

素娥自从出了那事,也不敢出门,来了半个多月都没去市里逛逛,生怕自己有个什么闪失再闹出笑话来。每天在家不是给狗剩洗洗刷刷就是找老乡家属聊聊天,或是在家就近走走。后来还是狗剩请了半天假带媳妇上街逛了逛。大街上人来人往,商场里五颜六色的衣服,琳琅满目的商品,把个媳妇看得两眼四下直转。又生怕丢了,紧紧拽住狗剩的衣角,像个孩子似的一步不离。来到卖衣服打折的地方,狗剩说,素娥,这衣服你看多好看,买两件吧,也不贵。媳妇笑嘻嘻地说,不敢花钱。没关系,我多干几天就给你挣回来了,你来趟不容易,看好了就买吧,我也不会买。说着带素娥迎上去,在导购员的参谋下试了一件又一件,终于选了两件衣服和一条裤子。出了商场眼看黑天了,两口子吃了凉皮和烧餠,就急着往回赶。

正走着狗剩说,当紧解小手。媳妇说,这哪有茅房?别冒傻了,应该叫厕所或卫生间,茅房是咱当地的土话。媳妇听后哈哈笑了。咦,进了城说话也变了。素娥撒娇地拉着狗剩的胳膊哈哈地笑。这城里啥都好,就是找个厕所难。狗剩边走边和素娥说。一个路边卖水果的老太太告诉他说,向前再拐两个弯路边就是厕所。狗剩拉着媳妇快步向前走去。果然一个厕所出现在眼前,两边两个门,挂着帘子,上面印着红色大字:“公厕”。天呢,这哪是男的哪是女的啊!帘子上也不写,门口也不挂个牌。狗剩尿憋的难受,手捂着小肚在边上愣了一会没敢进。随后问了一个人,那人说他是路过的说不清。随后又指着墙说,你看墙上面不是钉着个牌牌吗?两口一看果真在墙的高处有一个牌。上面写着,“公厕”,印着一个红色的女人,兰色的男人。素娥说,男的画像在这边,肯定这边是男人。给,拿着,狗剩等不急了把东西向媳妇手里一放,掀起帘子就进。狗剩尿急,照着长条大便沟掏出来就哗哗放开了。这一放不要紧,只听前面有个女人咳欶一声。狗剩吓的突然来个急刹车,装进去就向外走。正撞着一个女人进来,一看狗剩出来,调头就走。嘴里说着,咋搞的,女厕变男厕了!狗剩媳妇在外面看的一清二楚。一看狗剩出来了,裤裆湿了一片,来不及说话就急忙拉着他向前走。走好远,狗剩扭身向后看,没人追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倒霉!咋走错门啦!这城里人真懒,连个“男”、“女”都懒的写。有个指示牌还写错啦。它错咱也跟着错,你说这城里人懒不懒!净给咱乡下人找麻烦,狗剩生气的说。不是城里人懒,是管厕所的人没尽心。还是乡下好,房前屋后,沟沟坎坎那里不能放,说放就放多自由。素娥看老公出了这事,想到夜里出的事叹口气说,在乡下,熟门熟地的咋能出这事。那你回去吧!狗剩冲老婆说了句。不,你还没给俺种上苗呢,俺不走!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狗剩和媳妇躺在被窝里掐指算了算,前后来了也快两个月了。那个东西该来也没来,莫非有了?媳妇疑疑惑惑地说。时间也不短了,不管有没有,也该走了。你是不是烦气俺了?才来几天就催俺走!媳妇搂着狗剩不满的晃着他。不是俺催你走,是别的工友老婆要来队,等着房子呢。听说天亮家也要走,你俩作个伴吧。那好吧,素娥撒娇地说。要是再怀不上,你去医院看看,是不是你身体有啥事,不能一怀不上孩子都是我的事。这个说那个讲的,没个好脸,烦死人了。

三天后,俩女人带着大包小包欢天喜地的回到家。临分手,天亮家说:素娥,咱明人不做暗事,那天夜里……姐,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说了,让它烂在肚里吧。素娥不好意思地说。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狗剩媳妇到月生了个儿子,高兴的婆婆合不上嘴。见人就说,谁说俺媳妇光开花不结果,这果结的还不小呢。天亮那边到月生了个女孩。孩子白白胖胖的,儿女双全了。两口子欢喜的不得了。后来俩女人多次相约一块去探亲,在老乡的串导下,俩孩子两岁那年,认了干亲。男孩大,女孩小,哥妹相称。

只是孩子长大了,狗剩家想再要个,一直没有再怀上。

儿童患上癫痫应该怎样治疗
北京治癫痫权威医院
哪些方法治疗癫痫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