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初春_4

2022-03-30 18:43:33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1

万物蛰伏期末,大地复苏,万物蠢蠢欲动,人心亦然。经过了新年的放纵,或安然或纠结或憧憬或被迫的选择着新的一年的走向。身边大多是不舍远离家乡却也满怀憧憬的去了远方追寻新的希望或者机会。 都说远方有诗,所以一个个都为了找寻属于自己的诗篇去到远方。而我的远方就在身边,但却又感觉那么遥远。我仿佛看见了属于我的诗,属于我自以为是的诗。我害怕当我去确认的时候发现真相。我离开了诗,选择了一个附近的地方,不远不近的独自欣赏,黯然神伤。

我也不想去伤害了诗,只愿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当有一天一个懂它爱它的人发现了它,我会悄然远去,去找寻另一个远方,另一首诗。 也或许有一天,我不在怯懦,自信有能力的时候,也许我会走过去,拥抱它,说你是我的。我想我会拥有永远也唱不完的歌谣,而你就在我面前永远的微笑,我想我会拥有永远也唱不完的歌谣,而我就在你身边纵情燃烧。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也许就在明天。没有远方和诗,谁还能组织得了我的梦呢? 东方的光正亮,西方的花已伤。南方的梦正发,北方的雪已藏。

愿只愿你能是最幸福的人,我会在你老去前死去,一生中全是最美好的你。 宛若翩鸿,惊若游龙。曹子建写尽女人的妩媚柔美,而在我眼中的你丝毫不比他笔下的宓妃逊色。只叹我没有曹子建一样的文采。所以曹子建配的上他的宓妃,而我配不上你。只能如同仙凡之隔,远观勿亵。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癫痫病人抽搐时意识清楚吗
治癫痫病有什么偏方
癫痫病给女性带来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