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情深缘浅

2022-04-15 17:01:46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1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题记

1.

如心原是同姊姊一起去买衣服的,但是姐姐的精力实在是太足了。所以如心便中途打了退堂鼓,溜了出来,坐在车子里,等着姊姊。夏日里的太阳甚是耀眼,偏偏又没有风,如心将车窗摇起,然后开始看小说。用手机看小说,确实有很大的方便。而且永远也不用担心看完。

一连看完了三个中篇故事,如心才抬眼,向车窗外望去。这一望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少年正站在车外,用窗子当镜子,摆出一个又一个的笑脸。如心笑着,想要笑出声,又怕惊动了车外的人,便拼命的忍着,看着那少年摆了一个又一个的姿势。

如心终究不能忍下去,她决定吓吓那少年。于是,她缓缓的摇下车窗,然后露出一个安静的笑脸。果不其然,那少年的脸顿时成了番茄,立刻像被鬼吓了一样,落荒而逃。如心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星期三,一定是倒霉的一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心扳着手指头,百般无聊的看着眼前的一大叠试卷。那密密麻麻的计算题真的是看上一眼就头疼啊。如心看着那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便在心底烦躁着,又不知该如何排解着烦躁,便索性站了起来,走出门口,呆呆的站着,看着那空荡荡的操场。

操场上,只有那黑色的乌鸦在溜达着,那些乌鸦看上去说不出的悠闲,有一两只还抬眼看着如心,叫了几声。似乎在嘲笑如心的不自由。如心本就在气头上,见那乌鸦都敢嘲笑自己,不由得恶向胆边生。自花坛里拣出一粒不小的石子,狠狠地抛了过去。那乌鸦站着不动,依旧望着如心,叫了一声,那石子还未到乌鸦的一米内就落了下去。如心没辙,只得一耸肩,然后转身走人,准备进去改那要命的试卷。

2.

“你好,请问绢估老师在吗?”一个探进头轻声的问着。

“她不在。”如心一边回答,一边抬起头来道:“有什么事吗?”

那少年见了如心,脸蓦然的红了。

如心见了,微微讶异的看着少年,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脸红呢?微微思量一下,如心便笑了起来,眼前人就是那个用车窗当镜子的少年。

少年涨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心好脾气的站了起来,伸手招呼道:“有什么事可以进来说。”

少年支支吾吾的,看上去不知道是想进来还是想走。见少年这般模样,如心便知道自己上次实在是太过分了。便微微笑道:“绢估老师出去了,下午才会过来。不如你下午再来。”

少年依旧支支吾吾的,不像要离去的样子。

如心微微猜测了一下,试探的道:“你父母来了?”

少年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如心接着猜测道:“是不是想老师给你说两句好话?”

少年这次拼命的点着头。

如心道:“绢估老师不在,那我能不能帮到你呢?”

少年看着如心,许久才道:“我叔叔来了,他是替我父母来问问我的情况的。”

如心笑道:“那你的情况是怎样的呢?一般来说考试的成绩如何呢?”

少年的脸更加红了,他难为情的道:“大部分时候都是不及格,而且我经常逃课。”

如心便微微诧异,眼前的少年根本就不像那些不良少年。虽然如此,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笑道:“那么你叔叔在哪呢?”

少年道:“就在校门口,他问完了马上就会走的。”

如心点头道:“那我们走吧。”

少年的脸依旧是红彤彤的,但是不全是窘迫了,更多的是感激。

如心便心底暗自笑道:“难怪人家说,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啊!”这举手之劳确实是益处多多。

3.

见了少年的叔叔,如心的心便咯噔一下,但立刻平静了下来。又不是刚二十岁,有什么是不能控制的呢?如此一想,如心便如没事人一般,跟眼前人打招呼。那人略微问了几个问题,便跟如心道谢,然后同少年说了几句,便同如心道别,离开了。如心看着男子的背影,男子走路的时候,手是晃动的,右手的手表被阳光晒出耀眼的光芒。

许久,当如心自出神中回过神来,才发现那少年正盯着自己,便笑道:“你叔叔的手表看上去很不错。”

少年道:“是,我们家每个人都有一块那样的表。”

如心笑道:“是吗?你的手腕上可并没有表。”

少年黯然,许久才道:“我送人了。”

如心轻轻哦了一声道:“我以为这样的表是只能送给心上人的。”

少年不说话。有铃声传来。如心便慌了起来,道:“哎呀,上课了。”

少年点点头,但并没有去上课的样子。

如心道:“你不打算上课吗?”

少年低下头,道:“考试呢,有什么可考的,不过又是一个低分数。”

如心笑道:“你下次还要不要我帮忙了呢?若是要的话,那就听我的话,去上课。下次什么忙,我一定会帮你。”

少年抬起头来,认真的道:“你说的话可是当真?”如心笑着,忽然的童心大发,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指头道:“我。若如心,天地为证,下次一定会帮……”

少年忙道:“我叫永眷。”

“永眷?”如心不信的道。

少年忙不连的点着头。道:“你还没说完呢。”

如心笑笑,然后严肃的道:“天地为证,我,若如心,下次一定会帮永眷的忙。如若食言,就叫我抄《红楼梦》一百遍。”

少年忍俊不禁,不自主的笑出了声。

如心待少年笑完了,才道:“好了,永眷,该去考试了。”

少年点点头,便跑开了。

如心耸耸肩,转身,看着刚才那男子远去的方向。

4.

那确实是一个好男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只是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如心胡思乱想着,没有个头绪,实在是头痛。便伸手捂住头,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坐在如心对面的绢估便关切的道:“怎么了,是哪个学生惹你头疼了?”

如心摇头,道:“没有呢,我可没有你那么尽职尽能。你知道的,我奉行的宗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绢估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啊,我可真的是整个心都放在上面了。你看看啊,我不仅仅每日检查他们的课堂作业,连家庭作业也抽出时间检查。弄得我不到晚上十二点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可是呢,你看看,我那个班的孩子,还是那样不懂事。考起试来动不动就排最后一名。真真是活活气死我了。”

如心微微笑着道:“我看啊,你那些学生就是故意气你呢。”

绢估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都是我一手带上来的,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松懈下来,我都不知道他们会成什么样子。”

如心安慰道:“没事的,不过是初二。还有一年初三呢。”

绢估叹了口气道:“唉,除非是上头安排我换班,不然的话,我是不敢松懈的。”

如心笑笑道:“我要是有孩子,一定放你班上。”

绢估道:“还说呢,别班排在我们班前面,我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你们班怎么能排在我们班前面呢?你看看你,作业也不改,试卷也不改。备的课也只是应付上面的人,每天上课都是天马行空,瞎扯淡。你们班的成绩怎么能排到我们班前面呢?”

如心神秘一笑道:“这可是机密,没有千百万我是不会卖给你的。”

绢估笑骂道:“去你的吧,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如心道:“你说抢银行,我倒想起了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绢估摇头道:“你要瞎扯去跟别人扯吧,我还有一大堆的作业呢。”

如心摇头道:“不呢,我就喜欢讲给你听呢。”

绢估道:“说不听就不听。”

如心挑挑眉毛道:“你让我讲咯,你要是听我讲了这个故事,我帮你上节课,如何?”

绢估讨价还价哦道:“两节课,如何?”

如心笑道:“两节就两节,我知道你等下要去复印试卷。不过说真的,其实你没有必要自己出试卷的。”

绢估道:“你不知道啊,我不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他们会成什么样了。”

如心笑道:“绢估,想想看,一个班最少都是五十个学生,成才的又有几个呢?你看看那些名人传记,那些传记里有几个人是会读书的?”

绢估还是叹气:“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要尽自己最大力量的。不然我的心会不安的。”

如心笑道:“好了,不说这些烦人的事了,我给你讲故事。”

绢估点点头,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作业,运笔如飞。

5.

如心可不管这些,开始讲故事了。她说:“不知是哪里,反正就是有个人,男的,抢了银行,然后带着钱逃亡。一路上风餐露宿,好不容易才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上。这个男的知道警察不可能这么快就会追到这里的。所以他呢,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一觉旅店,准备大吃一顿,好好睡一觉。可谁知道,那老板娘认钱不认人,见男的一副乞丐模样,眼睛便都抬到了天上去。”

如心停了下来,自桌上的水壶中喝了一口水。绢估低着头,改着作业,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

如心放下了水壶,又接着道:“那男的逃亡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有钱花,被这老板娘一狗眼看人低,便火气不打一处来。自袋子里掏出一沓钱,甩在老板娘的眼皮底子下,恨恨道:“老子有的是钱,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准备来这考察的。如果这里合我的意,我就会在这里投上一两个亿。我不开车不带人来,就是想先考察考察。”

绢估这时慢慢的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如心大笑,拍手道:“好啊,终于讲了一个你感兴趣的故事啊!好不容易呢。”

绢估没答话。隔了几个位置的老师接口道:“真不知你运气怎么那么好,与如心坐一起,时常有故事听,而且老帮你免费代课。真是不知道你走什么运。”

另外几个老师也连忙附和着。

绢估是不语的,如心却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呢,谁叫她是我表姐呢?”

一个老师笑道:“一表三千里,我看啊,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吧。”

如心笑,懒得跟他们解释了,便接着讲自己的故事:“那老板娘见了钱,听了眼前人的话,立刻换了谄媚的口气,一张脸也笑成了一朵花。忙前忙后的张罗着。

男的吃饱喝足之后,洗干净了满身的灰尘,便打算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好赶路。正要睡过去,听到了敲门声同老板娘那甜得发腻的声音。男的忍不住心神荡漾。立刻去开门。可门外站在不仅仅是老板娘,老板娘身后跟着五个人,其中两个是穿警服。

老板娘一见男的,便立刻对身边的人急迫的道:“对,就是他,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留下来的。那奖金可一分不能少啊---。”

男的一听,立刻跳了起来,朝床扑去。那两个穿制服的人一怔,然后回过神来,一下子就制住了男的。从床上找到了一个袋子,里面一袋子的钱还有一把手枪。他们几个人便吓出了一声冷汗。

男的被制服压着往外走,他经过老板娘身边,恨恨的道:“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这里不可能有我的画像的。”

老板娘双手一摊,哭丧着脸道:“什么跟什么啊?我们这里政府有规定的,谁要是能对招商引资起帮助的人都可以得到政府的奖金。”

6.

绢估还未笑,如心自己倒是笑起来了。嘴巴张的老大,没有一点斯文。其他老师也笑了起来,然后说那男的活该。如心笑够了后,问绢估道:“怎么样?好笑不?”

绢估微微笑了一笑,敷衍道:“好笑,不过时间不多了,你该去上课了。”

如心扫兴的耸耸肩,然后道:“知道了。”忽然的有记起了那个叫永眷的少年。便道:“对了,你班上什么时候来了个叫永眷的男孩子啊?”

绢估伸手揉太阳穴道:“别提了,这是从邻班调过来了,一个星期的课他旷三天。考起试来都是零分,上起课来,眼睛从不看黑板的。真是不知道他的脑袋里装了些什么。跟他说起话来,我说十句他都不答一句。”

如心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这么说你的学生呢,我还以为你班上的学生没有一个是没有优点的。”

绢估头疼道:“别跟我说那两个字了,听着就头疼。”

如心大笑,一个老师接口道:“他也是有优点的。”

如心道:“什么优点?”

老师道:“长得好,心也好。”

如心笑道:“你怎么知道呢?”

老师笑道:“他原先就是我班的。虽然学习不好,但心地是好的。要不是他家里听说绢估老师管的严,硬要转班。我可真舍不得呢。”

如心笑道:“绢估,听到了没,都是你自找的呢。”

绢估摇摇头,拼命的揉着太阳穴。

老师道:“我班上有个学习极好的女学生,不知道怎么搞的,喜欢上了永眷。还跟永眷表白。那永眷虽然不读书,对这个却也不感兴趣,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女学生却是一根筋,硬是缠着永眷。永眷却只是不理,那女学生没辙,只好安静。可是那个成绩却如坐滑滑梯一般,直竖下降。我劝了几次也没有多大的效果。她父母也没辙。没办法我只好去找永眷帮忙。”

如心笑道:“不是吧,难不成你去劝永眷跟她早恋?”

老师笑道:“自然不是,我只是想让永眷哄哄她而已。那永眷听了一言不发。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那女学生的学习不仅上去了而且还提高了不少。”

如心道:“效果有这般好?”

老师道:“可不是啊,这还不算啊。那女学生如今还不在这读了。说是要去国外读。等十年之后回来找永眷。”

如心骇笑。

老师道:“是啊,我也蛮好奇的,所以特意找女学生问了一下。那女学生也不隐藏什么,径直将手腕伸给我看。上面有一只手表,我认得那是永眷的。”

如心笑道:“怎么,难道他们家定情的就是那只手表?”

老师道:“是啊,我也是这样问的。女学生说了,永眷给了她这只表,她说永眷说如果十年后她还是想嫁给他,他就娶她。”

黑龙江儿童癫痫医院好吗
癫痫病平时应该怎么注意呢
常见的治疗癫痫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