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八一】狗换(小说)

2022-04-16 15:56:15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1

狗换娘生狗换的时候,家里没有表,也不知道什么时辰,反正是个冬天的晚上。狗换爹在生产队登记完工分,回家又抽了几锅旱烟,封好了土炉子准备上炕睡觉。突然看到狗换的娘拤了肚子大叫,因为前面已经生过了四个孩子,狗换爹就知道这是老五要出来了,急忙把侧靠着被子的狗换娘搬平了放在炕席上,完后也不顾狗换娘大呼小叫,出门找大嘴妈去了。

大嘴妈嘴大,脚大,尻大,独独手小,很适合接生。旮旯村四十岁以下的女人,只要生过孩子的,几乎没有不是她接生的。有时候在村里吃酒,后生们喜欢逗她。你一杯他半盏,喝得尽兴了,大嘴妈对着后生小子笑骂。你们也不要想着灌醉老娘看笑话,你们哪个的鸡鸡老娘没见过?每每这样一闹一笑,年轻的后生也就都散了,不敢言传,他们知道自己的命是大嘴妈拉回来的。

大嘴妈赶到狗换家的时候,狗换的娘已经自己褪去了裤子,腰下伸出了一只小人的脚。大嘴妈一看,吃了一吓,知道是出了麻烦。一般孩子出生都是头先出来,可是这狗换不一样,是先出脚,也就是俗话说的倒着生。你说出脚就出脚吧,还不是一起出,只出了一只,另外一只还在他娘的肚子里。

其实这样的事大嘴妈也不是没见过,只是知道产妇要命地疼。她看着死去活来的狗换娘,再看看手足无措的狗换爹,又是掏又是拽,总算把狗换的两条腿摆顺了,只听“咕咚”一声,似乎是狗换娘放了一个屁,就看见狗换落在了炕席上。

手忙脚乱地收拾完了,大嘴妈看了看小猫一样的狗换,笑着对半死不活的狗换娘说:“你家老五是个拐活。”

男孩子好养活,见风就长。眼看到了七岁,狗换已经上了幼儿园。有一次狗换娘养的老母鸡扎窝,狗换娘就东邻西舍地淘换了几个有苗的蛋,心想着孵出一窝小鸡来,喂养大了可以换几个油盐酱醋的小钱。谁知道狗换嘴馋,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他看看娘不在家,就偷偷地从母鸡的肚子下摸出了两个蛋。在生产队的麦场里抓了几把麦秸秆,学着娘做饭的样子,锅里加上水,很是煮了一回。过一会估摸鸡蛋熟了,狗换也不怕烫手,赤手空拳捞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敲了皮。不想那鸡蛋已经孵了些日子,快要成型了,待狗换打开一看,毛嘟嘟地好吓一条。也不敢吃,忙不迭都扔到了灰堆里。

这事自然瞒不住人,后来,狗换娘打扫锅灶里炉灰的时候发现了端倪。也就没有客气,把家里的鸡毛掸子捋成了光杆杆,把狗换的沟子差点打成了两瓣。

那时候狗换还不知道自己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以前老听娘说,有一年山上发大水,自己是娘从河里捞回来的,所以挨了打也不服软。将自己的书包和两件补丁衣服收拾了,包在一起,用棍子挑了,对他爹说要上山去找亲娘。

狗换娘本来是吓唬吓唬他,不想狗换拿着个棒槌认了真,这是要离家出走了,也就心急,忙不迭给狗换爹使眼色。狗换爹自然明白,赶紧前去拦住了狗换,把他拉到了上房,假惺惺地在狗换那没有眼泪的脸上抹了几下,慢慢地讲着。娘那不是不爱他,是恨铁不成钢,希望他长大了有个出息,出人头地。渐渐地看见狗换的毛也顺了,就想乘胜追击,改改狗换的其它毛病。于是添油加醋地说:“爹一辈子没出息,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笸箩,所以就干了苦力。日日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叫你姊妹五个也受了不少委屈。爹看你脑子也聪明,心窍也灵,以后做什么稍微用心些,大了怎么还不比爹强?”

本来狗换已经没有气了,现在听了爹的话,眼泪反而劈里啪啦地滚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爹,我长大了,别的不敢说比你强,但我娶老婆一定比你强。你看看你老婆什么人啊,打起别人的孩子来一点不心疼。”

狗换也算是铁嘴钢牙,将自己的前程拿捏地丝毫不差。上学后一个年级蹲两年,五年的小学加起来念了快十年。等到了小学毕业那年,老师估摸着他就是再蹲十年八年也进不了初中,就把事情给他爹说了。狗换爹做不了主,就和狗换娘商量,狗换娘对他的学业早已灰心,于是她一锤定音,叫狗换回去务农了。

这个时候狗换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来龙去脉,于是开始心疼爹娘,家里的苦活重活都是抢着干。爹娘看着虎背熊腰的狗换,看着他出力,也是心疼。终是想不明白,明明一个爹妈的孩子,前面两个哥哥都是大学生,如今天南海北去上班了。两个姐姐虽然没有念了大学,高低也是初中毕业,嫁了好人家,日子也红红火火地叫人羡慕。怎么到了老小了就这么没有出息,心里就不是滋味。

再过了两年,狗换年龄不小了,也长成了大人的模样。狗换爹和娘一合计,就想着把狗换的婚事办了,早早地了了自己的心愿。

俗话说,插上征兵旗,就有吃粮人。不出半月,村卫生所老闷就将自己的外甥女兰兰介绍给了狗换。狗换爹娘一看媒人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也不含糊,也没见狗换的话,就自作主张地答应了这门亲事。于是当下商量好了,第二天叫两个孩子在卫生所里见个面。

那时候没有现在开放,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都扭扭捏捏地不敢看对方,直到要分开了,狗换才大胆问出了兰兰的属相以及家庭住址。

两家大人看看两个人没有意见,两家就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三月二十二,那一天是禹庙会。

按照习俗,过完了彩礼,狗换和兰兰一起到县城逛了一天,买了些结婚用的东西。之后狗换和他爹就在家里忙着收拾新房,等着喜盈门的那天。期间,趁晚上没人的时候,狗换和兰兰还偷偷约会了几次,其中一次两人还偷偷亲了一回嘴。

这时候农村已经实行了生产责任制,狗换爹娘岁数也大了,就把家给狗换交了,也就是说没有经济权了,钱怎么挣怎么花都要狗换考虑安排。

结婚之后狗换才发现,媳妇兰兰原来就是个麻迷货,不讲理,说人话不办人事。自己在外面工程队干活,等发了工资,兰兰就一把全抓到自己手里,最多给自己留十块八块的烟钱。至于爹娘那里,不要指望她兰兰蹦出半个钢镚来。自己受点委屈还行,狗换见不得爹娘没钱花,于是整天是唉声叹气,没有多少高兴的时候。

就这样吵吵闹闹快一年。那年三月初,兰兰生下了狗换的第一个儿子,狗换喜不自胜,给老板请假回去伺候兰兰月子。说是伺候兰兰,其实狗换是怕娘伺候不周到,兰兰给娘脸色看。谁知道在家还没几天,老板忽然来了电话,说是工地发工资,问他是来取还是先留着。

狗换一听,怕煮熟的鸭子再飞了,就忙骑了自行车去工地。等领了工资,狗换想起来兰兰对爹娘的苛刻,就谋出了一条妙计,在工地厨房用菜刀把自己上衣的口袋划拉了一条口子,然后回家去了。

到家后,狗换趁兰兰坐月子还在炕上,就偷偷溜到娘的上房,当着娘的面,把刚刚领到的八百块钱塞到娘的褥子下。他说:“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不要抠抠唆唆,花完了我再给你拿。”

娘知道狗换在兰兰面前不当家,说什么也不留,可是禁不住狗换再三央求,就暂且接了。

回到自己房里,兰兰忙放下吃奶的孩子,把手伸到了狗换面前问发了多少工资,钱在哪里。狗换一边回答着八百,一边把手插进了衣兜,眼见着自己的手从衣服的破洞里伸了出来,狗换佯装大惊失色,骂道:“这挨刀子的,偷钱就偷钱,你倒是把我衣服划烂是干啥。”

说着就脱了衣服扔到兰兰怀里,意思是叫兰兰眼见为实。

自从狗换去领工资,兰兰就在家算计着家里该买什么了,孩子该买什么了,自己该买什么了。现在看看钱没了,那气就不打一处来,即刻破口大骂,并把孩子的奶壶也摔到地下。一时间,兰兰的骂声,孩子的哭声,脚底下摔盆撂碗声一起发作,好不热闹。狗换只做委屈状,蹲在门槛上默不做声。

上房里狗换爹娘听见了,急得团团转,后来狗换娘看看这不是个办法,就把钱拿过去,塞给了兰兰。兰兰见了钱就明白了一切,大骂狗换一家都是贼,瞒着自己一个,把自己当外人,又是哭闹了一回,直到半夜才稍稍宁静。第二天,兰兰不顾狗换和爹娘的劝阻,收拾了孩子和自己的东西,步行着去了娘家。

兰兰娘家妈知道自己闺女打小就是麻迷,在外不知好歹。看着闺女气冲冲回来,知道大事不好,着忙问清缘由,就劝兰兰回去。兰兰正在气头上,哪里肯听,就把娘家当作了自家,准备长住下去,好好摆搭摆搭狗换。兰兰妈看看劝不动女儿,虽然生气,也没有办法,就由她去了。

这里狗换一家看看兰兰抱了孩子回娘家,也是乱了脚步,不知道怎么办。后来还是狗换爹想了个办法,叫狗换去求求老闷,这舅舅的面子外甥女多少要给的吧。

第二天,老闷到兰兰家跑了一圈,回来了给狗换回话说:“你怕是寻下鳖祸啦,我看兰兰这是青石板压咸菜,油盐不进。我好话也说,歹话也说,可就是叫不回来。”

听了这话,狗换爹和娘没有了主张,急得要哭。狗换送走老闷,安抚了爹娘几句,就回房间睡觉去了。狗换爹娘看看儿子大了,也不听自己管教,就不再做声,整日里唉声叹气,很没有精神。

稀里糊涂睡了两天。到第三天下午,狗换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换上,骑上车子到镇上超市买了一箱牛奶和一把香蕉,然后来到了兰兰的娘家。丈母娘看见狗换来了,自然知道缘由。接了狗换手里的东西,当面骂了兰兰几句,就叫兰兰回去。兰兰本来也想回去,可是拉不下脸,就扭头走了。临走说,狗换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我不和你过了,以后不要来了。没办法,看看闺女走了,狗换的丈母娘也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尴尬地看着狗换。

狗换站了起来,也不恼。他对丈母娘说:“妈,兰兰想多住就叫她多住几天吧,有时间了我再来接她。”

到家后狗换想想这不是个办法,等过了两天,他就狠狠心花了四百块钱买了个金戒指,又去了兰兰娘家。这个时候,兰兰一家正在院子里逗着孩子玩。狗换还没开腔,兰兰就连珠炮开骂,早说了不回去不回去,你又来做啥!

狗换也不恼,笑着说:“我来看看妈。”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打开了递给兰兰妈。

“妈,我来看看你,给你买了个戒指,你看看合适不。”

兰兰妈也是没成色,听狗换说给自己买了戒指,忙高兴地接了套在手指上。

还说:“美着哩,美着哩!也不再摘下。”

坐了一会,说了些有盐没醋的话,狗换就告辞回家了。

兰兰起先以为狗换是来叫自己回家的,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给妈买了个戒指,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只是悻悻地跟她妈说:“你把个大活人给了他,他给你买个戒指还不是应该的!”

又过了两天,这一次狗换什么也没买,径直到了兰兰娘家。当着兰兰的面,对丈母娘说:“妈,昨天我去逛,看见一款电动汽车不错,想给你买了。哪天你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你喜欢什么样式的我们就买什么的。”

兰兰妈一听受宠若惊,嘴里却说:“妈老了,那东西开不来的,坐上去都害怕。哦,对了,不知道多少钱来着?”

狗换还没有回答,兰兰坐不住了。一把抱起孩子,一把拉起狗换,转过了脸忙对妈说:“妈,我看孩子今天吃的少,是不是哪里不美气,我们到医院去给孩子看看。”还没等回话,早拉着狗换出了娘家的门。临走,狗换把头探进院子说:“妈,你等着,孩子好了我和你一起去看车。”

当天晚上,看着孩子睡了,兰兰轻轻拉了拉眯着眼装瞌睡的狗换说:“你也不要趾高气扬了,我要不是怕你把咱们的日月糟蹋完,我才不回来呢!真不怪别人叫你拐活。”

狗换慢慢睁开眼,看着兰兰,一字一句地说:“大道理我不会讲,但是我知道,连自己爹妈都不养的人猪狗不如!眼看我们的孩子也要长大,我害怕我老了,儿子给我们扔到山上喂了狗,我要给他做样子哩!”

要在平时,兰兰听了狗换这挖苦的话还不翻了天?可是今天没有,兰兰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怯怯地看了看狗换,再看了看瞌睡了的儿子,久久没有睡去。

阳历2020-8-28,阴历快到七月十五了,狗换娘屋里挤满了至亲好友,气氛很低沉。狗换娘还剩一口气,她用手指了指狗换,断断续续说:“小时候最气我的就是他,没想到是我老了最能指望的……”之后头一歪,倒在崭新的被子上,享年94岁。

郑州哪可以治疗癫痫病
北京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疾病有治疗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