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诗 > 正文

夜,刺骨的寒

2021-08-28 10:40:39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1

有时候,生活似乎会和我们开个小小的玩笑。爱情突然来临,止不住的激动与欢喜,却即将面对伤感的离别,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无可奈何的呢?而分开后,如何再继续地甜蜜如兹?谁都知道,距离和时间是感情最强大的宿敌,相隔千里的人唯有在深夜止不住思念。

而思念久了,就成了一种折磨。

成为一曲《六幺令》:

苍穹衔墨,新月催斜阳。

当时秋气萧索,寒露沾池塘。

弱柳怎奈西风,残枝恨枯黄。

衰草犹昂。

落花益香,忍使离人泣长廊。

分散自是无常,天涯各一方。

脉脉念想如絮,对望青山茫。

纵然蜜意浓情,深夜小窗旁。

相思万缕,泪穿桐榻怨流光。

终于,在那个夜里,还是决定结束这段零落的感情,心平气和,因为时间已经把无奈积淀的太久太久,耗尽了激情。

时隔如许,请容许我在这个夜里吟唱这首《分离的纪念》:

雨中的屋檐,串着思念一滴一滴。

曾经,多少次把你抱紧;轻轻,讲述着浪漫故事。

每当想起,那些过去,连风都变得潮湿。

何处安置。

沉默开始,把欢乐整个吞噬。

时光似乎静止,所有思念仿佛都在回忆。

无尽的重现,心底印刻得最深情的影子。

几年的时间,一千多个交替,怎么还是如此放不开。

长久的分离已成定局,只有在梦里,一遍一遍,挽回那时的错误。

你说,哪有那么多如果;想念,总是不小心散落。

再美的诗句,难以尽赋,深夜沉淀的情绪。

一旦想念着,你的模样一次一次。

真想,在这刻瞬间延迟;春蚕,还在吐透明愁丝。

如果可以,把你忘记,让雨浸润着漂洗。

谈何容易。

黑暗屏息,该如何潇洒放弃?

秋天不住凭寄,独自等候好像还是往昔。

当初的容颜,一如相守时在眼前般熟悉。

四季的徘徊,三百多天累积,深深地终只有叹气。

长久的分离已成定局,只有在梦里,一遍一遍,挽回那时的错误。

你说,哪有那么多如果;想念,总是不小心散落。

再美的诗句,难以尽赋,深夜沉淀的情绪。

最后,让记忆的双手,在年华中游走。

夜,依然试图凉遍整个城市,独自留恋,把栏杆拍遍,身上竟有了少许薄霜。

全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严重发作会怎么样
西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