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诗 > 正文

张广才:小蒜青青 乡情悠悠

2021-08-28 12:07:24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6

张广才

 

小蒜,又名山蒜、野蒜,属百合科植物,其性味辛辣,食之具有通阳散结、行气导滞之功效,在我国各地均有分布。童年时候,为了给穷日子提提味,为了使杂面糊糊好下咽,我们这些小朋友手提笼、肩扛铲,下沟渠、越礆畔,不远数里去采挖。不知是由于采挖的人多,还是庄稼地的草锄的勤,花半天功夫也挖不了多少,但总会有些许收获。拿回家摘净洗好,切碎调饭,顿时满屋生香,令人食欲大增。

进城工作后,生活越来越好,也吃过不少大餐,但总忘不了小蒜的味道,心心念念想着那一口。在城里这东西绝对是稀罕物,根本无处找寻,久而久之几乎断了念想。直到有一天,在去早市的路旁,忽觉眼前一亮,一个农家妇女摆几把貌似小蒜的青苗儿在那里售卖,我急忙上前确认,果然是我日思夜念的小蒜,顿时喜出望外,如获至宝,不问价钱,立马全部买回。那几日,我家顿顿有小蒜,虽只是调味小品,但于我们显然是一道硬菜主菜,甚至比鸡鱼肘子地位还高,全家人吃的颇有滋味。

真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买过那一回小蒜后,就再也遍寻不着了。心里直懊恼没有留下那妇女的电话,以便顺藤摸“蒜”。后来,我老家的人要来城里走亲戚,打电话问我们需要带点啥,我毫不犹豫地说如果有小蒜就带些来,其它什么也不要。亲戚在电话那头忍不住笑了,说天寒地冻的哪里有小蒜?一句话说的我也笑自己的痴,根本不是长小蒜的季节嘛!不过亲戚还是煞费苦心,从他的朋友家要了一瓶腌制的小蒜带给我,总算让我找回了一丝念想。

2018年清明假期,我们驱车回老家上坟,没想到在黄土高坡的苹果园里,小蒜苗竟然绿油油地成片成片地长着,简直就像麦苗、像韭菜,像人工大面积种植的一样,又多又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密、这么集中长着的小蒜,这回可算是开了眼界。看来城里有城里的热闹繁华,乡下有乡下的自然原始,各有各的好,总是不能兼得。我们哪里舍得这样难得的好机会!立即决定推迟回城,好好采挖些带回去。于是全家其上阵,说干就干,老家的亲戚也一块帮忙,你挖我捡,一挖一大把,锹锹有收获。只个把小时就已经挖了两大袋,装在后备箱满载而归,心里满是对自然馈赠的感恩,觉得生活一下子竟是如此美好。

可是一次性挖的再多总有吃完的时候,何况挖多了也很难保鲜,烂掉岂不可惜!老家离城里几百公里路,不可能经常回去。我们见小区的绿地上还有小块空白地带,就琢磨试着移植移植,如果能在小区里种些出来,日日可见,采摘方便,岂不一劳永逸!哈哈,我们真聪明!于是就在小区的后围墙根那一带空地上,挖出几道小垄沟,种上“小蒜娃娃”,覆土浇水压紧实,一步一步做仔细,然后眼巴巴地静等冒芽吐绿呢。大约十天左右后我们去原地查看出苗情况,殊不知我们真是自作聪明呀!根本不懂农事,没有一点经验,眼前的景象让我们顿时傻了眼!由于这期间下过一场春雨,满地荒草密密麻麻疯长出半人高,哪里还能寻得见小蒜苗的影子啊!罢了、罢了吧。

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人们,其实有时也很无奈,远离了青山绿水,丢掉了鸟语花香,目不见风吹麦浪之美,耳难闻蝉噪蛙鸣之趣,更甭提品雨打芭蕉之静了,就连配享这点野味也难以实现。看来小蒜之于我,只能深藏在内心深处,成了挥之不去的记忆,凝结为永永远远的一抹乡愁。

 

作者简介:张广才,男,1971年出生

西安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
脑出血癫痫怎么治愈
郑州市怎样治疗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