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年轮终老

2022-03-30 21:18:20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2

编辑荐:来生,我再也不要当一颗树,我要做一颗星星,无论四季变换,晴天雨雪,都会发光,去照亮,那些爱我的人的路。世间万物皆有灵性,有时比人还有情感。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

我的周边是两户人家,那边的那一户,大概是几年前去世了。我仍记得那时的他,弯着腰,拿着烟斗,手里拿着板凳,一步一步的朝外走着,吐出的烟像凭空多出来的一股雾气,弥散,消失。最后那几天,我没有看见他,院子里却分外吵闹,大抵都在哭。

他再也没出现。

我被归为了那户人家,应该是他的儿子。那户人家生活并不富裕,会吵,也会笑。 一个小女孩,是我看见她像猫那般大变为了少女。我想,终于长大了呢。那个春天,那个女孩坐在院子里写什么,背着光,表情认真好笑。恰好那天,来了几只鸟,在我这里安了家我正抽出新芽,少女抬起头看我,看了好一会儿,又低下头写着什么,这样好几次,我想啊,或许在某个春天,还有人能忆起我。

接近寒冬,风刮的很大,还好我的枝干足够强壮,没有伤到他们,可那两只鸟儿安的家却掉落到了他们的院子里。到了第二天早晨,他们都出来,抬起眼来望着我,或许是我的错觉,我从他们眼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担忧。过了几天 ,有几个人靠近我,将我圈住,报出了几个数字,少女不在,而他们也最终不欢而散。

我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似乎知道了,也不愿去承认罢了。

那是一个炎热却阴沉的夏日,一行人与他们商讨了许久,还滑稽的抱了我一下,我从心底感到恶寒。随后他们便拆了护栏,搬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然后将长着锋利牙齿的东西靠近我,发出嗡嗡的声响,随后便一寸一寸的切开了我的皮肉,切断了我的白骨。人群里没有少女的身影,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疼,随后便没了知觉。但我还有意识,我亲眼看着那一群人将我的尸骨搬运走,只剩下一堆断枝落叶的残骸。

我再也看不见我自己,只剩下不肯离去的、固执的灵魂。

几天后,少女回来了,放下书包,朝着我的方向张望。然后快步跑向我,俯下身,抚着那些碎屑,近乎呢喃道,“你已经37岁了,你知道自己的年龄吗?我再也见不到你春天结的小虫儿,秋天树叶满天飞的样子……”。你的样子很悲伤,眼中的晶莹物滑落在我身上,滚烫滚烫的,我似乎也感觉到眼睛涩涩的,这个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我就要离开她了。后来,她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直到有人叫她,她擦了擦眼角,眼睛离开了我,走了。

我现在几乎已经没有记忆了,在人间生活了37年的我,以为可以站在这里直到永远,可最后,丢盔弃甲。

来生,我再也不要当一颗树,我要做一颗星星,无论四季变换,晴天雨雪,都会发光,去照亮,那些爱我的人的路。

灵魂被风一打就散了,不知那一圈一圈的年轮,少女有没有再去核对一遍。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

我的周边是两户人家,那边的那一户,大概是几年前去世了。我仍记得那时的他,弯着腰,拿着烟斗,手里拿着板凳,一步一步的朝外走着,吐出的烟像凭空多出来的一股雾气,弥散,消失。最后那几天,我没有看见他,院子里却分外吵闹,大抵都在哭。

他再也没出现。

我被归为了那户人家,应该是他的儿子。那户人家生活并不富裕,会吵,也会笑。 一个小女孩,是我看见她像猫那般大变为了少女。我想,终于长大了呢。那个春天,那个女孩坐在院子里写什么,背着光,表情认真好笑。恰好那天,来了几只鸟,在我这里安了家我正抽出新芽,少女抬起头看我,看了好一会儿,又低下头写着什么,这样好几次,我想啊,或许在某个春天,还有人能忆起我。

接近寒冬,风刮的很大,还好我的枝干足够强壮,没有伤到他们,可那两只鸟儿安的家却掉落到了他们的院子里。到了第二天早晨,他们都出来,抬起眼来望着我,或许是我的错觉,我从他们眼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担忧。过了几天 ,有几个人靠近我,将我圈住,报出了几个数字,少女不在,而他们也最终不欢而散。

我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似乎知道了,也不愿去承认罢了。

那是一个炎热却阴沉的夏日,一行人与他们商讨了许久,还滑稽的抱了我一下,我从心底感到恶寒。随后他们便拆了护栏,搬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然后将长着锋利牙齿的东西靠近我,发出嗡嗡的声响,随后便一寸一寸的切开了我的皮肉,切断了我的白骨。人群里没有少女的身影,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疼,随后便没了知觉。但我还有意识,我亲眼看着那一群人将我的尸骨搬运走,只剩下一堆断枝落叶的残骸。

我再也看不见我自己,只剩下不肯离去的、固执的灵魂。

几天后,少女回来了,放下书包,朝着我的方向张望。然后快步跑向我,俯下身,抚着那些碎屑,近乎呢喃道,“你已经37岁了,你知道自己的年龄吗?我再也见不到你春天结的小虫儿,秋天树叶满天飞的样子……”。你的样子很悲伤,眼中的晶莹物滑落在我身上,滚烫滚烫的,我似乎也感觉到眼睛涩涩的,这个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我就要离开她了。后来,她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直到有人叫她,她擦了擦眼角,眼睛离开了我,走了。

我现在几乎已经没有记忆了,在人间生活了37年的我,以为可以站在这里直到永远,可最后,丢盔弃甲。

来生,我再也不要当一颗树,我要做一颗星星,无论四季变换,晴天雨雪,都会发光,去照亮,那些爱我的人的路。

灵魂被风一打就散了,不知那一圈一圈的年轮,少女有没有再去核对一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哪个看儿童癫痫比较好
北京看癫痫病的医院那里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