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人生没有小事

2021-08-28 11:04:52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7

人生没有小事

童年时,我做过一件偷拿家里小米饭给别人吃的事,至今难忘。母亲因为家里的小米饭总是的少,提溜着扫炕笤帚审问我们姊妹几个,你们几个谁偷吃了留着中午吃的小米饭时,都会异口同声说:“不是我……”我回答时心里特别害怕。当时的我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吧。听到母亲怒气冲冲问我们的时候,我心里的恐惧感逐渐涨高。因为那是我干的,但是我不敢承认。是我蹬着小板凳爬到锅台沿上,扒着锅台上面靠着山墙搭起的木板格挡,那上面放着饭盆,是我从饭盆里掰下一大块儿小米饭,拿给邻居家比我大一岁的小姐姐二秋吃。

这样的事我干了很多次。而每次母亲审问我们时,我还是不敢承认事情是我做的。因为我特别害怕母亲手里的扫炕笤帚,怕像哥哥们那样,被打后屁股种那么高,不敢坐着吃饭。

偷拿小米饭的起因是去邻居家玩,看到邻居小姐姐,扒着她家锅台找不到吃食,而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我是从小藏不住事的人,就对她说,我家里有小米饭,我拿给你吃。

她会对我说:“老妹儿,你去拿给我吃,我陪你一起玩……之类的话来哄我。”

那是我第一次,回家趁家里没有人,踩着小板凳爬上锅台,拿饭坨坨给她吃。她三口两口就把那米饭吃掉了。孩提心里没有什么是非观念,也不懂得啥叫同情怜悯。当时只是觉得,一块饭坨坨她吃起来怎么那么香呢?难道她没吃过吗?

我们老家当时的主食就是以苞米馇子和小米干饭为主。小米饭的做法是把半锅水烧开,放里小米,把米煮到六七分熟,捞出来。放在泥盆(当时有专门的土窑烧制泥盆)或者铝盆里,重新放在锅里蒸熟的小米饭。而煮米的米汤,是我们吃烀土豆时必备的,用来送下,干面干面噎人的土豆。

蒸好的小米饭,我们兄妹四个每人会分到一小碗儿,不会太多。剩下的得计划着吃,因为这盆小米饭得够吃一天。那个年代家家缺粮食,母亲怕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没有粮食吃,对于粮食的控制态度绝对认真。

这种做法的小米饭,凉透以后,在盆里会形成一个大坨,用手一掰就是一块。

家里一次又一次的“丢饭”,挨揍的大多时候都是哥哥们。也许是因为我小且是女孩子的缘故吧。母亲没有打过我(她当时不知道是我干的)。被冤枉的哥哥们,不甘心,相互吵架说不是自己干的。此时的我是绝对不敢说话的,躲在一边和没事人似的。而小小年纪的我,还是扛不住邻居小姐姐的祈求。一次又一次偷偷爬上锅台,抓小米饭“坨坨”给她吃。

一次我在拿饭给“她”吃的时候,被回家的父亲看到了。父亲对我说了一句:“你这孩子,难怪你妈说:‘家里的饭总少’,原来是你。”此时的邻居小姐姐早吓得跑回家去了。而我被父亲抱回家,放在炕上。“老蒯,你把他们哥几个打冤枉了,这饭是你闺女拿的。”

我怕挨揍,早跑到炕里的角落里,大声说:“妈,我不敢了,再也不拿了……”

“你这孩子,是怕挨揍吗?”父亲这时候已经盘腿坐在炕头抽烟。伸手把我抱到怀里说。

“怎么会是这丫崽子,数她小,平时也不惹祸,咋会拿饭,她又吃不了那么多?”母亲将信将疑地对父亲说。

“她哪是自己吃,是给二秋吃了。”父亲使劲在炕沿上磕打烟袋锅里的烟灰。

这时母亲对父亲开始絮叨,我知道了,那孩子是因为家里吃不饱饭饿的,哄丫崽子回家拿饭给她吃。前天我还捞两棵酸菜,一筐土豆,挖两葫芦瓢小米,两葫芦瓢苞米馇子给她家送去。他二嫂挺可怜人的,一个人在生产队挣工分。他二哥瘫在炕上啥也干不了,四五个孩子,就凭他二嫂自己干活养活,难为她了。你们大队部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帮帮他们家?

父亲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而是摸着我的头说,还有你,以后不准撒谎,你哥哥们因为这个挨揍多冤枉。以后不管什么事,做了就要承认,做了错事,一定要承认,不能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那样会越来越错,甚至最后到无法收拾。做了好事,也要告诉大人,不然容易引起误会。如果一味隐瞒,产生误会那就是把好事办坏了。有一点要记住,做人做事要“正”,邪不胜正。你还小,肯定不懂今天“爸”和你说的。但是,你必须把“我”说的这些话刻在心里,刻在脑里。

这是我童年不可忘却的一段记忆。在我后来的人生路上,经历了很多人事艰辛,我都记得父亲这段话,坚持父亲教我的做人做事。不曾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别人。

可是,有一年收秋的时候,我真正体验被冤枉的感觉。邻居家给收好的水稻脱粒。我有病刚好点,干不了地里的活,邻居叔叔找我,说我干不了别的,在家里帮忙做饭看孩子吧。当时他家女儿是从江苏回到林场娘家的。带着丈夫和八个月大的儿子一起回来的。早晨往车上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家婶子手里拿着一百块钱,准备去买菜,手里攥着钱帮忙往车上装东西。而我在屋里看孩子。

等收拾好东西,去地里帮忙干活的人都走了,屋里就剩下我和婶子,还有八个月大的孩子。结果,婶子问我,你看到我拿的一百块钱没有?我说看到了,你攥在手里出去的。她说啥,没有啊,我记得放在柜子上了,我当时那个火就来了,嗓子直接哑了。我对婶子说:“婶,我没拿,你没放家里,攥着出去了。”这时候嗓子疼得我快说不话来了。

老太太嘟嘟囔囔说她没拿着出去,就放家里了,家里一个八个月孩子,她和我,她钱没了,我成啥了。这事不用明说,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的事。我着急啊,抱着孩子上院子里找。婶子跟着我说,院里没有,我找了。我突然想起来问她:“婶子,刚才收拾东西你都去哪了?”

“我就去厕所边上的柈子垛上拿了一块盖柈子的塑料布,打稻子铺地用。”我对她说,那婶快去柈子垛周围看看,她跑着过去了。一会儿回来抓着那一百块钱,我看到钱的时候,人一下子就轻松了,钱找到了,我的嫌疑没了。虽然婶子后来一个劲解释,没怀疑我,我也一再说“我没有”看到,如果找不到,最起码在婶子心里,我的污点肯定背一辈子。

这件事过去许多年了,在后来的生活里,我都避开有这种环境的事。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被误会。被误会后,才彻底明白父亲对我说的话是多么的正确。

(原创首发)

继发性癫痫治好吗
哈尔滨最好的癫痫医院
哈尔滨那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