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语散文 > 正文

【筐篼文学】爱我,请带我回家(小说)

2022-04-26 11:00:52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2

下雨了,本不该下雨的天气突然下起了大雨。一夜过后,路面上结了薄薄的冰,我站在冰上,突然间忘记了该如何行走……

——题记

一】

我蜷缩在沙发之中,傍晚的房间因为没有开灯而显得格外的昏暗。简希坐在我的傍边摆弄着手机,时不时的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将目光扫向我。

她的手机开始震动,她的身子也微微一震,紧接着小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我的房间,不知是因为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简希的声音太小。我想要尝试听清一些声音,所也是徒劳无功。

“有事情吗?”

“没。”

“哦。”

我们恢复了她接电话之前的状态,但是我却看到了简希回来之后的一丝不自然。

“简希,是袁东吗?”

“嗯,也没什么事儿,说是想让我陪一个客户吃个饭,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客户。”

“你去吧,正好我也想自己静一静。”

“不用,反正过了年之后,我也准备辞职。不是他辞我就是我辞他。嘿嘿”

之后简希掀起了我的被子,钻到了我的被窝里。在我的肩膀上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许久,我觉得肩膀一阵微凉……

“嫂子,你别怪哥。好吗?”

我抚着简希的长发,那头发的柔顺的跟简城的触感一模一样。包括简希窝在我身后的姿势,也和简城那么相似。

若干年前,简城也是简希的这个姿势,他躺在我的身后,将下巴抵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流着眼泪对我说:“潇潇,你别怪我,好吗?”

那夜,让我们沉沦,我记得他的温柔,我也记得那空气中弥漫着些许暧昧、些许爱欲的气氛,却惟独忘了他的背叛……

简希还在哭泣,似乎因为没有我的话语,泪水变得更加汹涌。我虽然心疼,但是很努力却没有办法找到能够安慰她的语气,因为我现在狼狈的状态,实在没有强大去安慰任何一个人。

夜晚来临,两个女子相拥躺在了床上,想着的是不同的心事。这也让我想起了简城,是不是我们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始终异梦?

二】

简城在外面有女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睡不着的夜,我开始回忆着那些不堪的过去。

似乎是一年之前,他走进门之后我在他的衬衫之上看到了一个淡粉色的唇印。

似乎是两年之前,他的手机里面有着一个莫名的女人一直亲昵的称呼他为老公。

似乎是三年之前,他喝醉回家之后急切的将我压在身下,然后喊着我从未听过的名字。

似乎是四年之前,他一巴掌将我打倒在地上,然后捏着我的下巴说:“潇潇,你对于我来说,什么也不是!”

似乎是更久之前,我已经理不清自己的思绪。到底有多久了?我不曾知道,也不曾追问。我只是一直默默的待在这个宽敞的房间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我像是一只囚鸟,渴望着外面的天空,可是因为被囚禁太久而失了飞翔的本能。

泪水,似乎早已经与我不搭边际。很久很久以前,一直喜欢哭鼻子流眼泪的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流泪。貌似仅仅一夜之间,我忘记了何为悲伤,忘记了什么是疼痛,我只记得,我是一个女人,一个属于简城的女人,一个面对他只可以顺从的女人。

三】

简希在早晨提醒了我吃饭过后,便离开了我。在她关上门的那一霎那,我睁开了眼。

下床,坐在了梳妆台前。镜中的自己,似乎比镜子外的自己更加苍白。嘴唇的颜色也不是很好看,黑眼圈也暴露了出来。什么时候自己变的这么颓废了?化妆包被我迅速的打开,刚刚拿起粉底液,不知不觉却松了手。

记忆之中,简城是不喜欢我化妆的。我总想要将最美丽的自己展现在他的面前,可是在他的眼里却从不这么认为,他拉扯我的头发,将我的面部浸在水里,那比我脸还要大上许多的手,狠狠的搓在了我的脸上,他说:“林潇潇,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最接受不了化妆的女人,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要作死吗?”

水,湿了面孔,弄花了妆。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早已经没有了上一秒中的华丽而高贵,反而变得有种用语言描述不出来的沧桑。

我将粉底液放回化妆包里,跑到了窗前。打开了窗子,将那一切,扔了出去。就这样吧,反正我也不曾出门,反正我也不曾被谁看见。

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我真想不出是谁会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我一开门,是在门口能换着鞋子的简城。

“回来了?”

“嗯,吃饭了吗?”

“没有,没什么胃口。”

我接过了他手中的包,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他顺势搂住了我的肩膀,“怎么不吃饭呢?你的胃本来就不好!”

“今天怎么回来了?”

“笨蛋,我不回家,我要去哪里?”

我实在懒得和他继续这样幼稚的对话,走进厨房,添了一双碗筷。

“菜有些凉了,我给你热热吧!”

“不用。”

“嗯。”

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还笑的像个孩子。

“老婆,你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

“这是简希早晨做的,我一直没吃。”

简城拿着筷子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然后笑容凝固在了他的眼角。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我们就这样无言以对。

我以为他会暴怒的将那端着的饭碗砸向我,但是他却没有。他只是停滞了那么一瞬间。

“简希来看你了?”

“嗯”

“你知不知道他和袁东的事情?”

“不知道。”

“他和袁东谈恋爱了。”

“哦。”

“林潇潇。”

“嗯?”

“我不想发脾气。”

“我也不想。”

“所以呢?”

“我们……离婚吧!”

四】

七年,整整七年都没有勇气说出的话,在我丢掉化妆包的那一刻。我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七年,本就是一个难熬的时间,相爱的人都难免熬得过去,更何况这场一直都是我在唱着的独角戏?

简城看了我一眼,继续吃着饭。这顿饭与记忆中他吃饭的速度相比,是最长的一次。他反常的动作让我别开了眼。

为了这个男人,我放弃的太多,承受的太多,改变的也太多。可是他都不曾知道,不曾知道我为了爱他这般努力,他不曾知道我是个人,一个有着血液,有着心脏,别人伤害了也会难过的人。

“为什么呢?”

“累了。”

“呵……我就说你会累吧!当初是谁在我面前说爱我再难,也会坚持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林潇潇你吧?”

“简城,其实我们早就应该结束用这样尖酸刻薄的语气来对待彼此的谈话了不是吗?我们不是小孩子了,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怎么回事,我也知道你怎么回事。结束,对咱们两个都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结束?你当初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杀死了我们的孩子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好好的想想你自己是怎么回事?”

我望着他的眼睛,一个男子,惟独在这件事儿上始终过不去。无论是七年前是少年的他,还是七年之后作为一个成熟男子的他。他过不去的始终是这个坎儿,他像个孩子一样,一瞬间就在眼眶之间蓄满了泪水。

我的泪水,因为他的泪水,开始快速的凝聚。他绕过饭桌,将我抱起。狠狠的将我丢在那张只属于我们两个,却不知道和简城已经和多少个女人温存过的床。

“林潇潇,我恨你。”

你恨我,我又何尝不恨你?就这么恨下去,总好过不爱也不恨。

温存过后,简城将我拥在怀中,用他轻微的胡茬摩擦着我的肩膀。

“老婆,我们还离婚嘛?”

“离了吧!真的……”

剩下的话语,被他的吻吞噬在唇间。我就知道,就知道他不会放了我。我就知道,就知道拒绝不了他的温柔!

五】

很奇怪,简城一直陪我睡到了中午。

“不用上班吗?”

“潇潇,你有多久没有叫我老公了?”

“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挑起这个来了?”

“想听!”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哈哈,干嘛?”

“我爱你。”

“小妖精……”

那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时的自己,总是喜欢缠着简城。整天老公老公的叫个不停,简城会一脸忧愁的说:“老婆。总有一天,你会把我叫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公公,然后咱们两个手牵着手,来个环球旅行好不好?”

“死在爱琴海吗?”

“靠……你能不能行啊?咱们才不死那么早呢,咱们得活的久一点,那样爱的才久一点嘛!”

“大不了下辈子爱呀,这辈子都白发苍苍了,还怎么爱?”

简城说:“不要下辈子,我不要分开。因为我害怕下辈子遇不到你!”

那时的简城,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令我浑身直气鸡皮疙瘩的情话。

那时的我,会时不时的索取的他的温柔和浪漫。

那时的我们,幻想着总有一天,能风风光光的结一次婚,再幸福浪漫的生个小娃娃。

我说想要一个儿子,要一个和简城长的差不多的儿子。然后我什么也不干,整天忙忙碌碌的欺负着他们爷俩。

但是简城却不这么想,简城说儿子随妈。他已经有了一个我了,再不想要一个那么调皮的儿子。倒是想要一个和他性子差不多的女儿,然后他宠着我们俩。

因为我和简城的意见一直不能统计,所以我们最终决定努努力,生个丫头,再来个小子。那样我们过我们的,他们两个小孩子过他们两个的。

那时候的简希还在读高中,因为我们两个的对话害羞的脸跟那熟透了红苹果似的,一边害羞,一边骂着我们两个是天下最变态的父母。

六】

我和简城的爱情之路,算是顺利的。从高中到大学毕业,简城似乎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专属物品,高考的时候,我们两个因为成绩相差太多,坐在操场上哇哇的大哭,我说:“简城,你会不会一遇到优秀的好女孩儿,你就不要我了呀?”

简城便学着我一边哭一边说话的样子:“林潇潇,你会不会遇到一个没我优秀的坏男孩儿,你就不要我了呀?”

然后我们相视而笑,那本来晴着的天就下起了大雨。简城捧起了我的脸,将他冰凉的唇印在了我唇上。我们相恋三年,那一次亲吻,却是我的初吻。时不时有着打伞路过的学弟学妹,有人呢喃说这两个人真浪漫,有人呢喃说这两个疯子……

我想要溜神的笑笑,却被他吻的更紧。雨,将我们的衣服淋湿,那时候身子虚弱的我,淋了些雨,便浑身打起了冷战。简城缓过神来,拉着我的手,奔向了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小旅馆。

在进门的时候,听见一个学弟和旁边的朋友说:“我操,这两个人这么饥渴啊,刚在校园里亲完,就着急跑到这里来了!”

简城本欲走上前去,却因为怀里的我不与理会。却不曾想我从他的怀里伸出了脑袋,冲着那男生大喊到:“我操,帅哥,真没看出来你还好这一口,跟一大男人来旅店……”

没等我说完,我就已经被简城拎进了了房间。

没过多久,简希竖着两个可爱的小辫子,通红的小脸儿便走了进来,递给我衣服。然后一脸天真的问我:“潇潇姐,她们说女人的第一次疼,我哥弄疼你了吗?”

我刚想发挥自己变态的本质逗逗这小妮子,却看见了她身后满脸通红的简城。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这兄妹俩遇到什么事儿总是会脸红,我虽然脸不红,但是心也还是害羞的。

这样的事情解释吧,显得太过于虚假。不解释吧,我还实在不忍心我的清白毁在对我什么都没做的简城身上。沉默了许久,我还是憋出来了一句话:“其实吧,简希你想多了,你哥他……不行!”

简希本来就红着的小脸儿,开始红的发紫。之后看了简城一眼说:“哥,我回家告诉妈去!”

七】

时间过的很快,兴许是我们对彼此的思念太多而占据了我们的时间。简城并没有因为遇到比我优秀的女孩儿而放弃了我,我也并没有因为遇到没有简城优秀的男孩子结束我们之间的恋爱。

毕业之后,因为两家的同意,顺利的结了婚。结婚,没我想象中的浪漫,没我想象中的辉煌。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幸福,我才知道一个女人的最幸福的事情,并不是穿上婚纱的那一刻。而是与最爱的人牵手从红地毯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简希说那天的我一直是笑着的,那种笑并不仅仅是一种表情,而是一看就知道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婚后的生活,是平淡如水的。平淡如水,不代表不幸福。简城说:“老婆,当你真的成为我的老婆的时候,很多疯狂浪漫的事情我们就不能去做了。到时候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觉得和你平淡如水的过一辈子,就是最疯狂,最浪漫的事。”

“林潇潇,做我孩子的妈吧!”

“好嘞,孩儿他爸爸。”

这就是我个简城去领证那天在民政局门口的对话,简单而幼稚,幼稚而真实。似乎只是怀揣着最初的信念,似乎是因为最初的一句简单的承诺,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打过闹过,可从来不曾言弃!

结婚之后,简城的爸爸妈妈开始一直催着赶紧为他们生个孙子玩玩,这话说的轻松,而我和简城还不想那么快的结束两人世界。最后简城还是妥协于他的妈妈,我和简城也开始第一次争吵。

我认真地和简城说着,说着我也期待一个小生命存在于我们的家庭之中,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而已。那时候我和简城虽然有了工作,但是还不是很固定,靠着每个月加起来不到万元的工资,能够我们两个消费都是困难的,我实在想象不出来,当我们有了一个孩子,我不能出去工作,本来接近万元的收入变成几千块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的孩子又应该怎么办?

广东癫痫病医院电话
癫痫病要去哪里治疗好
癫痫的治疗成本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