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天天开

2021-08-28 04:59:45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3

天天开

友送一盆花,名叫五瓣梅,也称长春花。

五瓣梅,似梅,开得认真,开得简单,开得清瘦。可,又胜梅,比如,蜡梅。

腊梅花,就像常常犯错的小媳妇,总是头颅低垂,紧贴枝干,一副忍气吞声模样。

而五瓣梅,不。它,朵,五瓣,单层,开裂,平展,电扇叶般面向蓝天排列。有一种拼尽全力的绽放,一种直抒胸臆的壮丽,一种坦然面对的豁达。

论颜值,它没有牡丹“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的红脓绿腻,论气息,也没有蔷薇“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的乱香迭迷。

五瓣梅,草本植物,资质平庸,不仅色不艳,味不香,而且朵也不大。既无月季思维缜密,层层叠叠的脑路萦绕,也无玫瑰表面甜蜜,浑身带刺,睚眦必报的凌厉性格。

五瓣梅,文静,娴雅,瓣薄。一花,三色,正面浅紫衣,背面淡粉白,中心深紫。无蕊有坑,坑像酒窝,似被上帝吻过。若长在花心的痣,凝聚着自信,意志,和爱意。一朵朵花,皆底气十足,像舞者杨丽萍表演的《雀之灵》,轻灵如纸,占据枝端,慷慨激昂,大方地向天空抒情:我在盛开,蝴蝶来与不来,与我都无所谓。

我喜欢它颜色清秀雅致,也钟情它内涵坚毅丰满,更欣赏“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昂然无憾,尽心履职气质。

晨起,它开得新鲜,黄昏,它绽得清奇。在六月阳台芳菲尽时,唯它,天天自律,开出素简雅致,竭尽全力装饰我的山河岁月。给日子润色,给光阴生香。

五瓣梅,大气之人也不过如此吧!

开花。开花。开花。不卑不亢,不攀不比,不言不语。开出磅礴,开出汹涌,开出力量和辽阔。一朵又一朵,一丛又一丛,敞开心扉,向天而歌,一句句,一声声,淡淡的紫,粉丽的紫,源源不断的紫,牵扯,弥漫,以无法抵御的激情,让深圳珠江旭景小区五瓣梅,闯入我梦境,嵌入我心灵。

我的心怦然一动,喊它天天开。

天天,是很坚定的词,能摸到时光堆积时光的腻,仿佛母亲数着指头,盼望我们快点羽翼丰满。天天,极有质感,能看到时间涅槃时间的暖,仿若父亲站在家门,翘盼倦鸟归巢修养生息。

开,是进行时,也是完成时,是厚积薄发的绚丽。像东方晨曦,刹那点亮暗夜。开,像雨后彩虹,瞬间心境豁然。

天天和开一搭,少了妥协,弯曲,谄媚,多了硬度,隐韧,不舍和坚持。

天天开,茎直立,枝光滑。叶片长椭圆,对对生,向四面长,深绿有光,丝绒般,柔、绵、暖。爽朗的叶,推举素净的花,就像啐饮一杯青柑茶,整个儿神清气爽。

采花一朵,向阳一瞅,竟然发现,坑内藏洞,洞很小,像米粒,像筛眼。无怪,此花能够天天开。却道是花生如人生,生存不易,活下去更难。在生长路上,唯有筛啊筛,不停的筛,一遍遍过滤着虫咬,尘埃,风雨。不断规整内心的杂乱,肮脏,污浊,晦暗,还有不堪。只留光进入,光很细,细成丝,通透发亮,淬炼着内心的桃花源。

一日,我拉沙帘,不慎将它弄疼,一节枝断了,只剩皮连。十多天后,断了的枝端,居然,依旧笑靥粲然。

天天开,活着就要开,只要还有一点力气,就要开出微笑,开出无畏和不惧。把心打开,一脸明媚,让光把伤口舔舐出柔情,疼痛丢在九霄云外,开心地诵读浅青色的天,无拘束的云。快乐地吟哦斜落的雨,狂跑的风。愉悦地赏冷雪潇潇,云雾朦朦。从容应对夜空幽怨,月落乌啼。它相信再重的夜空,也有星只闪烁,再黑的夜前,总有黎明相约。

能经受住大考的花,就像在磨难中打不倒的人,有着异乎寻常的格局,胸怀,和毅力。

让我想到同学俊梅。

俊梅,俊秀的梅,不知是否是因了这个“梅”字,让她不仅有天天开一样清丽秀雅的外表,而且有像天天开热爱生活,顽强不屈的秉性。

她,身患和李雪健一样的疾病。二次手术后,已经失语,和人交流,完全靠写字完成。

我得知她情况,是在加了微信,从她一则动态中读出的:

“早餐:十五种以上的杂粮豆浆,炒米饭,猛吃。八个月增肥十斤,不为别的,只为抵抗疾病,为自己祝贺。”

我忙给她语音,欲询问是什么疾病。她拒绝,用打字恢复“抱歉!我说话不便,以后有事,请用文字交流”。

接到答案,我的心被上学时光充斥。

那时的俊梅,在我们这群农村娃中真是鹤立鸡群。她不仅有吃公家饭的父母,而且还长相甜美,皮肤粉白,除了两条黑长发辫,再穿了绿碎花连衣裙跳舞,更有六·一儿童节,她当主持人一口流利普通话,领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在校园银铃般回荡。它就是我眼中绽放的五瓣梅。

80年代初,技校毕业后,靠她的普通话金嗓子,在邮电局干话务员工作。她语音清晰,表述准确,接听客户来电,值守国际话务,受理信息服务……几十年了,她的声音,准确无误,伴随电波,发射到万人千户。在业务比武中,多次囊括金话筒奖。就像董卿,用声音滋养生命。与她,声音就是一切,每一次发声都充满动人光辉。

我无法想像,她这样一个至美之人,靠声音吃饭,在初得此病时,是怎样走出至暗时刻的。

然而,她是俊梅,是那天天开着的花。“沧海一声笑,生活乐逍遥”是她微信上的个性签名。

去年暑假,街上,我和她不期而遇。她剪了短发,一块粉紫小丝巾,恰如其分,围在颈间,在伤口处开成一朵素雅的五瓣梅。一袭淡紫香云纱连衣裙,罩在她身上。尽管增肥十斤,可依然能看出她的清瘦。然而,那清癯之美,却如此不动声色。

我和她住足,相逢一笑,两手相握,用力相握,然后共同走进书店。书店很静,很静。除了几个做暑假作业的学生,就是我和她。我看迟子建散文集,她读余华的《活着》。一个下午,我们没有语言交流,却在墨香里度过惬意午后。

当黄昏点亮时光时,我把散文集归置书架,她让《活着》跟她回家。

教师节,我收到她祝福“尊敬的史老师,节日快乐,永远健康,美丽,希在写文路上越走越远”。

“我的目标,是为儿孙做更长时间,更多的家常可口饭菜,哈哈哈……”并且,在饭菜图盘上插着一朵花天天开。我凝视饭菜,这色香味,隔屏传来,让我收获着生命的感悟。这是她用生命,创作的行为艺术,感受她对生活温柔以待,笃定气度。为子孙,为自己,为生命,流淌的大爱。

“哈哈哈”,我听到这笑声,从她心底长出,极富穿透力,感染力。一个人,只有经历生死,磨难,才会懂得在凹凸不平的生活里,披荆斩棘,坦然安定,掌握拥有幸福的能力。

天天开,开出精致。五瓣梅,绽放一瓣瓣笑。笑声点亮四季,若钻石,即使无阳照耀,内心也熠熠发亮。

北京好的癫痫医院
痫病发作的急救措施
治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