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故古诗中的童趣(二)

2021-08-28 11:38:04 来源:小红文学 点击:7

古诗中的童趣(二)

【一】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

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

——唐白居易《池上》

这首意趣盎然的小诗,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的。他是我国文学史上相当重要的诗人,有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对后世有很深的影响。他在文学史上积极倡导新乐府运动,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他的诗,语言通俗易懂,被称为“老妪能解”。

这首《小池》,他用白描的手法,将一“偷莲”小童的憨态描绘得惟妙惟肖。诗中最传神的当是“不解藏踪迹”一句,写尽小童的顽皮、纯真情态。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在我的意象中,小娃一定是个聪明机灵的男孩。“偷采白莲”“横牛背”、“短笛信口吹”这样的事,应该多是小男孩所为。他撑船干嘛去?原来是去偷采人家池塘里白莲花。因而,他撑小艇的动作、神态,是偷偷摸摸的,也是很紧张的。

既然去偷采白莲,应该不是平常那样大摇大摆吧,一定是猫着腰,轻轻地划桨,尽量不发出声音。他的神情一定在东张西望,防止看护莲花的大人忽然出现训斥。所幸的是,他采到了那枝他想要的白莲。因一个“偷”字,小娃的神态,活灵活现地跃然在纸上,读来妙趣横生,令人忍俊不禁。

他为什么要去采白莲?想必是因莲花的美,他被莲花的婷婷多姿吸引了。

莲花洁白的花瓣,如绫缎一样光洁,似牛乳洗练过一般。绿色的莲蓬,黄色的蕊,亭亭的茎,在风中摇曳着它的美。“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红彻透。”莲花的美是冰清玉洁、超凡脱俗的。

一直以为,莲花不是人间花,而是开在云水间的花。周敦颐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因此,连佛也独爱莲花的清纯,否则为何爱坐那莲花台?

莲花历尽红尘,却依旧不染尘埃。

江南一望无边的百亩荷塘,莲叶挨挨挤挤,如碧玉盘托着洁白的莲花。清风过处,莲花随风翩翩起舞。朱自清先生说它,如小提琴上奏出的名曲,除了优雅还是优雅。

这个垂髫稚子,一定是看中了其中最美的那一朵。它亭亭在水中央,想采摘却够不着。他一定急得抓耳挠腮,最后不得不铤而走险,冒着被看花人发现的危险,偷偷撑船去水中央采摘。

可想而知,他采到了心爱的那一朵,心中是怎样的激动和欢喜啊,可眼下是赶紧溜之大吉哦!

“不明藏踪迹,浮萍一道开。”到底是纯真的孩子啊,他不知道怎样掩盖留下的踪迹,他以为他悄声无息就不会被人发现。他的小船把水上的浮萍荡开,船后留下一道道清清楚楚的水痕,彻底把他的行踪暴露了。

想起童年时,也很喜欢池中的莲花。总想能摘取池中央最美的那一朵,可只能远远望着,而无法企及。一次祖母带回一枝含苞待放的莲,我欢喜得不得了,就把它放置在清水中,一时屋内清香四溢。

没过几天,莲还未来得及完全绽放,花瓣就匆匆脱落了,最后只剩下光脱脱的青青莲蓬。心中为转瞬即逝的花落而难过,甚至还奢望再去采摘一朵,又怕重复这样的命运。后来听说,莲花被采摘后,它的根,也就是水下的莲藕,会腐烂掉。怜惜白白嫩嫩的莲藕会腐烂,我打消了采摘的念头,可心中一直念念不忘莲花的美,且一直有一枝莲开在我的心里。

现在想来,一件东西,如果爱它,就要悉心呵护它,让它蓬勃,而不是据为己有。如果因一己私欲,让它失去生命的本真,则是对爱的亵渎。

即便如此,还是很喜欢诗中的小娃,喜欢他的童真和勇敢追求。不知道看花的人有没有发现他,就算发现挨骂又如何?为了心爱之物,付出代价是值得的!

【二】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清袁枚《所见》

袁枚,浙江钱塘人,清代诗人。《所见》是诗人偶然见到的一幅生动的生活画面。

这首诗写小牧童从动到静的变化,写得即突然又自然,把小牧童的天真烂漫,好玩多事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童年就是无忧无虑啊,有的是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好奇。童年的歌声就是清脆响亮,就像枝头的黄莺,想唱就唱,不会像成年人那样遮掩。这个快乐的小牧童,自由自在地骑在牛背上,他要和他的好伙伴老黄牛,到野外度过自由快乐的一天。

大自然的天是蓝的,水是清,连风都是软的,怎能叫人不喜欢?他每天都是这样自由自在地放牧,那愉快的歌声,嘹亮地响起,响彻了路边的林荫。他唱的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就是随口乱唱。

老黄牛懂得他的歌声。它踏着小牧童的歌声,慢悠悠地踱着方步,温和的目光,一如慈祥的老祖母。还有就是路边的花花草草,浓密的树荫懂得他的歌声。歌声响起时,树叶哗哗作响,在和他唱和;野花摆动着腰肢,为他伴舞。

一切是多么得怡然自得啊!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就在沉浸在一份怡然自得中时,他忽然挺直脊背,闭紧嘴巴,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凝望着树梢。是什么吸引了他?原来是天然歌唱家蝉在枝头高歌鸣唱。它一定是听了小牧童的歌声后,忍不住寂寞,在枝头举办演唱会呢。

“知了,知了,知了……”瞧它们自鸣得意,扯着嗓门吼的样子,浑然忘乎所以,不知道小牧童正想捕捉它们呢!

读了这句诗,思绪就会飞越到遥远的童年。那时,我随祖母在乡下生活,每到夏天,蝉总是在浓荫丛中,此起彼伏地叫。越是临近中午,越是叫唤得厉害。我满树找,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蝉的影子。

总奢望能抓一只蝉在手心把玩,于是邻家大哥就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粘上面胶,一会儿功夫就捕回几只。为了不让蝉飞了,往往会折断它的翅膀。如今细想,真是残忍。

蝉的世界在高枝,没有了翅膀,它的生命也即将终结。因而,经我手玩耍过的蝉,再也没听到它们鸣叫,要不了几个时辰就死亡了。没想到,儿时的一时顽劣,剥夺的竟然是一个弱小生命自由生存权利。

现在,还很向往诗中的生活。读着诗,眼前浮现的是老牛温柔的眼眸,耳朵听见的是鸣蝉在歌唱。

真想穿越到诗中,也做一回小牧童。骑在老牛的背上,信马由缰,听一听蝉的鸣叫,闻一闻草的清香。不过,现在只想和自然和谐相处,再也不会去折断蝉的翅膀。

癫痫能治疗好吗
治疗癫痫病哪里最好
哈尔滨市治疗癫痫医院在哪